?
-->
自力更生确保全军设备供给
2016-06-28

为了打破封锁,1938年6月军委三局在延安创立了通信材料厂,相继制造出可变电容器、可变电阻、电键等多种元器件,甚至研制出了技术先进的波段开关。毛主席参观后欣然题词:“发展创造力,任何困难可以克服,通讯材料的自制就是证明。”

抗日战争初期,中央军委、八路军和新四军全军仅有电台34部,通信器材严重匮乏。与此同时,日伪对解放区、敌后根据地采取“囚笼”政策。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政府对陕甘宁边区实行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断绝边区的一切外援,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更是出台了旨在进一步封锁陕甘宁边区和根据地的《限制异党活动办法》,严禁运送粮食、布匹、棉花,甚至连1.5伏的小电池也不准运进边区。

一方面是各战场对通信器材的消耗及全国各战略区日益扩大的对通信装备的需要,一方面是日伪和国民党顽固派的经济封锁。在这种情况下,尽快建立自己的通信工厂,用自己的设备装配自己的部队,是打破封锁保障全军需要的第一选择。1938年6月军委三局延安通信材料厂正式成立,厂长段子俊,副厂长申铭鸿,建厂初期,全厂加起来不到30人,设有制造间、装配间两个“车间”,全厂的主要设备仅有小型车床、刨床、钻床、砂轮各一台,没有图纸、没有精密的加工设备,甚至没有生产材料。可以说,初创时期的通信材料厂几乎是在一张白纸上开始的。就是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他们开始为部队生产制造和装配小型电台。缺少技术资料,就通过试验不断摸索,没有材料就找代用品替代。经过艰苦勤奋的工作,延安通信材料厂不但相继制造出可变电容器、可变电阻、电键等多种元器件,甚至研制出了技术先进的波段开关。共和国第三任邮电部部长,时任三局通信联络处副处长的王子纲在《军委三局主要任务》中回忆道:“那时前方打下一架敌机,飞机的铝皮就成了大家制造通信器材最宝贵的材料;搞到一点胶木板,就用来做绝缘材料;机器的面板、刻度盘都是用木板制做的。虽然各种原材料很缺乏,但大家群策群力,生产中精益求精,做出来的机器,一样能够保证通信需要。”

延安通信材料厂的工作人员在这样极其简陋的环境下,硬是依靠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精神和信念,千方百计、白手起家实现了全军通信器材的自给自足,到1938年年底,元器件自给率达到了40%,两年后达到了70%,全军电台数到抗战结束前夕达到了700部,比抗日初期增长了整整20倍,敌人的囚笼封锁政策彻底破产。1941年,材料厂成立了试验室,专门从事通信装备的研制和开发,到抗日战争中后期延安通信材料厂和各根据地的通信工厂已能制造、装配1000瓦以下多种功率的多级发信机,3灯4灯和质量较好的超外差式收信机,50门以下多种规格的磁石电话交换机,同时还改装了广播发射机,试制了小型报话机。在延安通信材料厂担任过钳工、钳工股长、生产管理员、工会主席,新中国建国后曾任邮电部工业局副局长、邮电工业总企业副总经理的高兆庆,当年用钢轨制成冲模,突破了制造手摇发电机冲沙钢片的难关,成功仿制了日式小型手摇发电机,因此被评选为陕甘宁边区甲等劳动英雄,并受到毛主席、朱总司令的接见、嘉奖。现年90岁高龄的老人谈起那段历史依然激动不已:“没有那时的艰苦创业精神,也就没有今天的通信工业!”正如老人所言,通信材料厂延安时期形成的精神财富,一代一代传承至今,为新中国通信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了彰显延安通信材料厂的功绩,1940年7月7日,毛主席专门为延安通信材料厂题词:“发展创造力,任何困难可以克服,通讯材料的自制就是证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