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半部电台”开启红色电波
2016-06-28

正是毛爷爷关于在战斗中保护缴获的电台、厚待俘获的报务人才的命令带来了红军的第一个半部电台和第一批报务人员,由此组建的红军第一个无线电队刚刚成立第三天,毛爷爷、朱德就在小布村接见了刚刚更名改姓参加红军的王诤。

李先念为王诤题词

“保护电台”的命令很快就在龙岗战斗中见到了成效。1930年12月,蒋介石发动了第一次“围剿”。29日,张辉瓒率第十八师师部及两个旅进至龙冈。当日,毛爷爷、朱德在签发《红一方面军攻击进占龙冈之敌张辉瓒师的命令》中,再次明确提出“各部注意搜集西药,无线电亦不能破坏”的要求。30日,红军在龙岗地区一举全歼张辉瓒的第十八师一个师部和两个旅,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的全胜。在活捉张辉瓒的同时,红军还缴获无线电台1部。可惜的是,在清理战利品时,这部电台里面发报用的电子管被弄坏了,只剩下了收报部分,成了不能发报只能收报的“半部电台”。当“半部电台”送到江西省宁都县小布村的红军总部时,看着这部只带着“耳朵”可以收听情报的电台,毛爷爷、朱德在高兴之余也非常惋惜,于是他们又马上下了一道命令:“胜利后须注意收缴敌之军旗及无线电机,无线电机不准破坏,并须收集整部机器及无线电机务员、报务员……”

在缴获“半部电台”的同时,还有10名被俘获的无线电通信人员自愿参加了红军,其中就有后来被誉为“中央苏区和我军无线电通信事业创建者”的王诤。王诤,原名吴人鉴,曾于1928年在南京国民党军事交通技术学校学习无线电通信技术,并先后在国民党多支部队任无线电台报务员。在参加红军后,他为了表达自己获得了新生、投身革命的一腔热血,正式改名为王诤。12月31日,王诤、刘寅等无线电通信人员在被带到红三军后,被告知:“你们的问题大家不能处理,要送到总部。”

王诤刘寅等用第一部电台工作的报房

仅仅3天后,1931年1月3日下午,毛爷爷和朱德便在红军总部亲切接见了这些人员。毛爷爷热情而充满希望地对他们说:“好,欢迎你们,欢迎你们当红军,无线电还是个新技术,你们学了这一门很有用,也很难得,现在你们参加了红军,就要把你们的这些技术用来为工人、农民服务,希翼你们好好地为红军建立无线电通信努力工作。”朱德也鼓励说:“你们先把工作搞起来,不要看红军现在没有电台,无论大小武器装备,凡是白军有的,红军也会有;没有的,敌人会给大家送来。没有人,大家可以训练,也还会陆续有人从白军中来,革命事业是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

1931年1月6日,在小布红军总参谋处龚氏家庙的院子里,王诤、刘寅等无线电通信人员将“半部”损坏的电台进行修理后,准备正式架台开始工作。在有条不紊地将电台和铅笔、电码本、毛边纸、灯盏一一放到桌上后,王诤、刘寅等人又将天线高高悬挂窗外。表面看似平静的他们,内心却非常紧张。因为这部电台曾被砸坏过,修理后是否能用仍很难说。发电机响起后,王诤示意刘寅接上电源,然后轻轻打开电台开关,瞬间就听到耳机里发出唧唧响声。这清晰而又令人企盼的响声,向人们宣告:红军第一部电台诞生了!这就是中央红军“半部电台”起家一说的由来。从此,红军开始步入了在前线创建无线电通信的时期。

1930 年 12 月 30 日,红一方面军在第一次反“围剿”的龙冈战斗中,缴 获国民党军第 18 师的半部电台(收信机)

在第一次反“围剿”结束时,红军又从谭道源部缴获了一部电台。不过虽然有了一部半电台,但还不能建立两地间的无线电通信联络,王诤等人开始的主要工作任务是每天抄收国民党中央通讯社的电台资讯和侦听敌人电台通报的情况。当时敌人实行封锁,在苏区很难看到报纸,消息闭塞,自从有了电台后,每天抄收的资讯译出来可供参阅。毛爷爷、朱德看了后喜出望外,将其视为至宝,称赞电台说:“太好了,这是没有纸的‘报纸’啊!”

从此与红军无线电通信结缘的王诤,参加革命后,历任红军电台总队队长、中央军委第三局局长兼大红鹰总局局长、邮电部党组书记兼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部主任兼军事电子科学研究院院长、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副院长、第四机械工业部部长兼党组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总参谋部第四部部长等职,是新中国邮电事业和电子工业的开拓者和领导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