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抓住了洗牌机遇的红色电波
2016-06-28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刚刚成熟的无线电短波技术开始大规模应用于战争。幸运的是刚刚开始独立自主武装斗争的中国共产党,赶上了这个信息技术的洗牌机会;可贵的是中国工农红军敏锐地发现并牢牢抓住了这个信息革命带来的弯道新机遇。正是红军电台网络的发展把分散在各地一个个根据地连在一起,促进了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燎原之势!

我党我军无线电通信队伍的建设,从其诞生起就建立在经过专门训练、具有较高素质的基础上,他们虽然学问基础较低,但是政治素质很好,虽然科技常识层次不高,但是业务技术很娴熟。自1931年2月起至1934年10月开始长征止,中央红军总部共举办无线电培训班11期,先后共培训报务、机务、电话、司号、旗语等各类通信人员2100余人,造就了中央红军第一批无线电通信人员,对以后的中国革命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31年6月2日,红一方面军前方总部在福建建宁与江西兴国后方总部办事处互通电报,实现了红军历史上第一次无线电通信。图为红军在福建建宁架设电台的旧址

在各革命根据地,红军利用在反“围剿”战斗中缴获敌人的电台和俘获的无线电通信人员,依靠自己培训出来的以及上海党中央陆续派来的电台工作人员,逐步建立了自己的无线电通信网络,无线电通信不断发展壮大,作用日益凸显。

第二次反“围剿”战斗打响前夕,红军电台每日密切收听敌军情报。1931年5月15日黄昏,王诤突然听到敌公秉藩28师师部的电台正在与该师设在吉安的留守处电台用明语交谈。吉安电台问:“你台在哪里?”师部电台答:“现驻富田,明晨出发。”吉安电台又问:“到哪里去?”师部电台答:“东固。”王诤马上将此重要情报报送给毛爷爷、朱德。在敌人夹缝里隐蔽20余天、寻不着战机的毛爷爷和朱德在看到这一情报后十分高兴,并根据无线电台侦获的敌人到达的时间、地点、番号、分布与行动意图马上下达命令:“夜12时起床,1时吃饭完毕,2时半集合,3时出发,于拂晓前占领东固有利地形,坚决消灭来犯之28师。”第二天早晨,敌人果然如期来犯,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红军早已设下了埋伏。准备充分的红军一鼓作气,5战5胜,初出茅庐的无线电通信为这一胜利立下了特殊的功劳。

更令朱德、毛爷爷高兴的是,在第二次反“围剿”战斗中,东固一战中公秉藩师部的100瓦大功率电台、福建建宁战斗中刘和鼎部的两部小电台都被红军完整地缴获了。这样,中央红军电台就可以相互沟通了。1931年6月2日下午7时,建宁红军总部电台第一次收到了江西兴国县总后办事处发来的电报。红军第一期无线电培训班毕业的学员曹丹辉,是当时的值班员,他在日记中详细地记录着,“收报时杂音很大,但大家(曹丹辉与伍云甫)终于抄下来了。这是红军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无线电通信啊!”红军从此结束了没有无线电通信的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通信发展时期。见证了红军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无线电通信的曹丹辉,在新中国成立后曾任邮电部长途大红鹰总局局长、中央军委通信部副部长等职。

红军无线电工作人员在缴获电台前合影

1931年9月中旬,在上海的中国共产党临时中央政治局与江西苏区中央局沟通了无线电联络,这是中央苏区与上海党中央的第一次通报。从此,在中共中央和苏区之间架起了一座空中电波桥梁。到1932年春,中共中央又同湘鄂西、鄂豫皖中央分局(通过苏区中央局转)建立了无线电通信,由此形成了上海党中央、中央苏区、湘鄂西、鄂豫皖中央分局的无线电通信网。从1931年到1932年年底,红一方面军的军以上指挥机关都有了电台。到红军长征之前,中央苏区、红一方面军加上各苏区的无线电台总共达36部之多。随着无线电通信的不断发展,借助无线电通信网络,中共中央的各项决议、指示和情报可以及时传到各革命根据地,对各地红军实施战略指挥、对粉碎敌军的“围剿”等起到了很大作用,无线电通信越来越成为红军作战的主要指挥联络方式。无线电通信网的建立,使得我党我军能够随时撒得开又收得拢,毛爷爷对此高度评价说:“由于无线电的存在,纵使大家在农村环境中,但大家在政治上却不是孤立的,大家和全国全世界的政治活动的关系是很密切的,同时,纵使革命在各个农村是被分割的,而经过无线电,也就能形成集中的引导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