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血的代价换来的“电波意识”
2016-06-28

“红米加土枪”、“小米加步枪”为何能一次次战胜敌人强大的飞机大炮?除了革命意志、战略战术、人心向背,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大家在信息技术上一直与敌人咬得很紧,特别是在短波无线电应用能力上甚至超过敌人。这是大家今天在推进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仍需要认真汲取的宝贵经验。

面对长沙战役血流成河的惨状,毛爷爷敏锐地意识到:在现代战争中,要战胜强大的敌人,首先必须缩小与敌人通信手段的差距,靠军号、靠骑马送信很难对付拥有电波通信的强大敌人。他在给中央写的长沙战役总结报告和向部队下达的命令中最早鲜明地提出:红军必须拥有自己的无线电台。

红军无线电通信的发展始于1930年前后。当时,随着各地革命根据地的纷纷创建,随着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军阀混战的爆发,我党我军迎来了难得的发展良机。然而,此时党内的“左”倾急性病又逐渐发展起来。1930年6月,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在党内占据了统治地位。他错误估计革命形势,认为“空前的世界大事变与世界大革命的时机,都在逼近到大家面前了”,中国革命已经到了一蹴而就的时刻。他一面部署中心城市武装暴动,一面重新编组全国红军强令攻打大城市,不切实际地提出要“打下长沙,夺取南昌,会师武汉,饮马长江。”

1930年8月24日,接到李立三“急令再打长沙”命令的红一方面军不得不再次“进攻长沙”。红一方面军虽声势甚壮,但当时长沙城内守敌有10万人之多,是红军数倍,并筑有大量坚固的防御工事。8月底,红军进抵长沙近郊展开进攻,虽然通过诱敌出击歼灭了部分敌人,却始终难以攻克长沙。无线电通信的缺失也为攻城的红军攻城带来了弊端。在战斗中,当彭德怀率部攻打长沙城时,虽与友邻黄公略部只隔一条铁路,却因为没有电台而难以互相联系沟通,两边都不清楚对方已打到哪里、正进攻何处,更谈不上配合作战了。本就无任何优势可言的红军虽然英勇无比,但经过数次恶战后仍无法攻克长沙,死伤无数,损失巨大,最终决定撤出战斗。

“进攻长沙不克”这一血的教训,不仅让我党我军认识到了“立三”路线是脱离实际的空谈,也深感无线电通信的极端重要性。1930年9月17日,毛爷爷在写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痛切总结了攻长沙不克的原因:“此次攻长沙不克,其原因有三:……(3)技术条件不具备……交通器具如无线电等大家也没有,以致两个军团联络不好,因而失机。”这份报告中分析的原因,表达了毛爷爷希翼中共中央加快发展无线电通信的主见。

毛爷爷在给中共中央写报告希翼加快发展无线电通信的同时,也在考虑“自力更生”创立红军的无线电通信,明令各部队注意收集无线电台和无线电人员。其实,就在长沙战役过程中,毛爷爷、朱德率红一军团攻打文家市战斗中,就曾有望缴获敌人的无线电台。8月20日拂晓,在文家市敌纵队(旅)司令部内,旅长戴斗垣被击毙后,电台前的机要官还在抢行发报、负隅顽抗,冲进来的红军战士看到后十分愤怒,一枪将其击毙,并随手用枪托把电台设备砸了个七零八落。毛爷爷在得知电台被砸坏后感到非常惋惜,当即叮嘱参谋处长郭化若,下达命令,要各路红军注意收集无线电台和无线电人员。8月24日,毛爷爷、朱德发布命令规定:“各部队于沿途所遇之交通工具(如铁道……电线、无线电台等),非有高级长官命令不得擅自破坏,违者严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