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退而结网,创立纵横结合的交通网
2016-06-28

大战暴露出我华北根据地交通建设中的两个问题:一是根据地的交通建设仍薄弱;二是党政群交通通信系统各自为政,缺乏相互联系。1940年10月1日,百团大战第一阶段刚结束,统筹领导太行山各根据地交通通信工作的“交通总局”在129师总部所在的河北涉县的索堡镇成立。这标志着条块结合的根据地交通网发展进入新时期。

如何加强根据地的交通建设,如何建立纵横结合的信息体系,成为根据地军民的新课题。

1940年10月1日,百团大战第一阶段后不久,冀太联办在河北涉县索堡镇率先成立了交通总局,颁发“各级交通组织暂行条例”,规定:“交通总局直接受冀南、太行、太岳行政联合办事处领导”,行使“总局下设分局、县局,实行统一集中的管理运作”。接着,在各区交通负责人会议上,联办主任杨秀峰指出:“交通工作是建设抗日民主根据地的重要任务”,“要担负起命脉、血管的任务”,“要服从战争交通需要”,“要把交通网变成情报网”,“打破敌人囚笼政策、打通各地联络、走向军邮”等交通的战时性质与工作方向。11月10日,冀太联办再次向各地交通负责人发出紧急指示信:“暴敌疯狂的报复扫荡战正在进行着!”“一部份分局事前的准备与努力不够,表现了慌张混乱,临时失掉联络,甚至将大批信件停误很久……这些现象都说明交通工作尚未能适应战争需要。为了更好系统地保证各地联络以及行政的统一领导,必须努力改进与整顿。”

此后,在鲁西地区33个县划归边区管理后,晋太联办成立了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加大对交通系统的改进与整顿,以晋冀鲁豫交通总局为统一管理机构,建立总局、分局、县局、交通站构成的四级交通系统。同时,合并各区县党政群交通机构,整合交通资源,调整交通员队伍,推动根据地的交通布局发生了四大变化:一是推开了统一的垂直化管理。总局领导太行区、太岳区、冀南区及冀鲁豫四个区局交通工作,四个区局则下设22个交通分局,管辖分布于华北147个县域地区的站点。二是各级站点增设横向交叉联系功能。在边区级站点对应边区机关,专署站点对应专署机关,县级站点对应县级机关均保持横向联系的同时,可在进入战争状态,面临重大事件时,上述六个点均可交叉联系,保证文件、情报、指令的传递渠道畅通。三是合理设置了交通干线及网路。通过合并重复线路,把各区境内干线、支线、乡交线连接起来,使之连片成网。四是加强秘密交通线的斗争。按照交总规定:秘密交通须于复杂地区预设复线、基点站、联络户等,保证线路的畅通和安全。战争状态时,各分区县邮站的动力方向与轴心站的动力方向不可随意移动;要保持与党委政府的密切联系,要参加县指挥部的工作,要与地方武委会、军分区取得配合。

1941年8月,晋冀鲁豫交通总局进一步在太行区辽县铺开交通实验工作:由一分局实验战时联络;二分局实验干线交通;三分局实验外线联络(即打通封锁线);四分局实验敌占区发行;五分局实验友区发行。此次实验有标准,有检查,有报告,重在适应战时需求引导实践工作。同时,利用敌人扫荡的间隙,各地加紧开展交通干部、交通员业务素质学习,规范交通运作和队伍整合,逐步完善了战时交通的统一管理。此后,中央北方局持续发文要求各根据地:“保障组织安全”、“随时检查与健全交通工作”,晋绥边区、晋察冀边区相继铺开交通整顿工作,分别成立了北岳区交通大队、晋西交通总局,山西根据地的交通体系由点到面逐步推向了华北。此后,这种模式一直运作到新中国成立。

1942年日军对华北发起五月大扫荡,整顿后的交通机构体现出了非常灵活的战斗性和适应性。不管敌人扫荡到何处,交通线隐蔽的站点始终持续运作。当2.5万日伪军压向涉县扫荡时,以边区政府、太行分区党委、129师司令部等首脑机关组成的“太行支队”实施紧急转移,总局派出10名交通员随队行动,及时传达首长指令,随时获取周边情报,危急时刻,还抬着身患疾病的杨秀峰主席实施转移,成功地经受住了实战的考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