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疏通龙脉,各根据地连成片
2016-06-28

1942年1月12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肯定了晋冀鲁豫交通总局的经验,发出了建立连接各抗日根据地的交通网的指示。很快实现了北岳区、太岳区、太行区紧密相接,进而延伸通往东北、华中、山东地区,形成了条条龙脉通延安、信息网络遍敌后的根据地抗战交通网。

1942年1月12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发出了关于建立抗日秘密交通的指示,要求:“为保证迅速、安全地互相传送党中央与各抗日根据地之间的来往文件及干部,所有抗日根据地之间必须建立起通过敌人封锁线的秘密交通路线”。文件特意提出“延安到各根据地应建立——由晋西北之文水、交城到晋东南、冀鲁豫、山东、苏北到华中,——由原平线到晋察冀转冀中、平西及冀东的交通线”。1月14日,朱德、彭德怀、王稼祥发布“邮务通令”,指明“邮政系有关抗日战争。并带有国际性质之国家企业,各地军政当局应敬重邮政章规及其行政与工作系统,并给以充分之业务便利与妥善之保护。”

按照上述指示,晋冀鲁豫交通总局把“打通各根据地外线,健全内线,贯穿乡村邮线,一致面对封锁线”作为当年的中心任务;北岳区交通大队则积极向长城外围发展,交通网路进入平西、辽西等地;晋西交通总局在配合部队开辟大青山根据地建立武装交通队的同时,以山西兴县为交通枢纽基地向西与陕甘宁边区延安紧密联系,向东与北岳区、太岳区、太行区紧密相接,进而延伸通往东北、华中、华东地区的秘密交通。

1942年的华北地区形势异常险峻。冈村宁次推行军事、政治、经济、学问侵入的“总力战”,把华北划分为“治安区”、“准治安区”、“非治安区”三类地区实施屠杀与怀柔(奴化)相结合的“治安强化运动”管辖。其中,抗战活动高涨的冀中地区被1700多个据点,4000多公里的封锁沟横竖分割成2600余块,形成了密如蛛网的控制区。许多老百姓还被敌人驱赶到交通沿线,充当“肉电杆”监视抗战活动。仔细分析敌我形势后,中共中央北方局太行分局邓小平书记坚定地提出了“敌进我进”的斗争策略,他要求八路军深入敌占区活动,积极开展群众工作,建立隐蔽的根据地,回击敌人的逐层封锁、步步蚕食。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也发出了“到敌后之敌后去”的号召,组织30多支武工队深人敌占区,打击那些罪大恶极的鬼子汉奸,秘密交通随之跟进,重点宣传党的政策,把日文宣传品直送敌人据点,以渗透的方式动摇日军的统治。安阳县交通局长刘善堂为与冀鲁豫行署主任贾新斋取得联系,装扮小商人出现在敌占区的高陵、范县、阳谷,清丰、寿张等地,历时一个半月了解敌情、察看路径。太行区由此建立起了安阳至内黄、沙河至邢台、赵裕至任县、辉县至新乡四条连接冀鲁豫区,进而延伸到微山湖畔与山东、华中根据地取得联系的秘密交通线。

中条山战役后,卫立煌的部队退居黄河以南。为抢在日军之前控制这一地区,总局副局长申修突破日军对太行、太岳的白晋路封锁线,赶往沁源县阎寨加快组建太岳交通分局。此后,在八路军南进支队分兵挺进豫北、晋南之际,太岳区交通紧随其后进入了济源、王屋、洛阳等地,为此后的刘邓大军南下大别山,陈庚部队挺进伏牛山奠定了基础。位于河南林县任村的八路军豫北办事处,地处日伪顽活动复杂地域。他们团结爱国人士和进步力量,在成功争取地方实力派和青道会支撑后,把交通站点设到了敌控区的沿线,并通过货栈收购地方土特产转销北平、天津、郑州等地,为根据地换回奇缺的造币纸、印刷机、电池,转运了大量的食盐、医药、布匹、粮食等物资,中央和毛爷爷主席为此表彰了该站点的模范做法。

敌人越封锁,交通越向前,面对火与刀,交通誓不断。正如交通员所唱:大家像燕儿,大家像雄鹰,飞越在崇山峻岭,遨游于自由的天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