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保护邮局通网络
2016-06-28

信息必须与大网连接才能源源不断,阻断通信必然封闭自己。正是基于对通信网开放共享的理解,从井冈山到延安,从毛主席到朱德、周恩来,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对维系国脉的邮政网始终给予了特别的呵护。

为了保持信息畅通,党和红军把保护邮局、支撑邮政当局正常的业务活动,作为自己的政策和纪律来实行。在开辟和创建根据地之初,红军就明令对“中华邮局”要加以保护。红四军政治部发布标语口号,其中第85条为“保护邮局”。红军所到之处都刷写“保护邮局”的大幅标语。在原古田邮政代办所隔壁墙上,现在还保留有当年红军书写的“保护邮局”的标语。这些措施使中华邮政业务得以正常进行,保证邮路畅通,沟通了苏区和白区的通信联系。下面这两则故事,至今广为流传:

1929年5月22日,红四军进军龙岩途经上杭县古田村,路遇当地邮递员张辑轩。红军部队中有人拦住他并翻他的邮包强行检查,被朱德军长制止。朱军长向他道歉,并了解到这里的邮件报纸传递不快的原因主要是沿途检查次数太多,马上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白纸,用铅笔写了便函:“所有书报信件业经检查沿途友军准予通过 为荷 此致 朱德22/5”。张辑轩接过朱军长递来的字条,心里万分激动。没想到朱军长日理万机,对邮件传递这样的小事也过问。以后,张辑轩有朱军长这一手令保护,每天背着邮包一路畅通。

古田会议旧址中的保护邮局

半年后,红军再次进驻古田,准备在这里召开红四军代表大会。那时,古田已经建立苏维埃政权。当地政府动员全体人民投入各项革命活动。张辑轩也接到通知,要他去参加军训和干别的公差,他每天要送信,感到有困难,便找到红四军司令部请示怎么办。军长朱德和政治委员毛爷爷又在一张“红军第四军司令部用笺”纸上用毛笔书写签发“保护邮局 照常转递”的命令,并加盖了红色圆形篆书关防印信“红军第四军之印”,下面联合署名“军长朱 政治委员毛 卅一”字样。张辑轩拿着这张手令与当地政府交涉,当地政府就不再派他的公差了。张辑轩每天又继续高高兴兴去送信,把邮递工作做得更好。

红四军司令部、中共闽西特委,闽西和上杭、永定、龙岩各级苏维埃政府,龙岩工农兵第二次代表大会,相继颁发布告或作出决议,保护邮政、交通,还提出不准中华邮政局长辞退工人,按规定期间给工人晋级加薪,保障邮工权益。保护邮政的政策,使龙岩、适中、永定、坎市、峰市、上杭、漳平、长汀、连城苏区内的中华邮政机构,都得以保护下来。

1932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总局成立。赤色邮政对红军指战员及其家属互寄的信件免费优待,党政军各单位的通信实行贴票制度,对中华邮政发来的邮件,代收代投。中华苏维埃邮政与中华邮政分工合作,规定寄苏区境内的信件贴用赤色邮花,苏区寄往白区信件贴用中华邮政邮票。苏维埃邮局为方便群众寄信,还兼售中华邮政邮票。

军长朱德和政治委员毛爷爷签发的“保护邮局 照常转递”命令

1931年~1934年,国民党先后发布《剿匪区内邮电检查暂行办法》等14种禁令,中华邮政福建省邮政管理局对闽西苏区采取断汇,停寄包裹,关闭漳州—龙岩、适中等邮路的通信封锁措施。但闽西苏区的苏维埃邮政和中华邮政基层职工通力合作,坚持通邮,一次又一次地冲破人为阻力,终于取得与中华邮政的默契,苏区与白区得以通邮无阻。1934年10月红军长征时,苏区许多邮电工人参加红军。留下来的人员,则转入秘密交通站,继续为革命战争作贡献。

在革命战争的艰难岁月里,苏区邮政人员不负众望,使用最简单的邮政设施、设备完成繁重的邮运投递任务。他们用箩筐扁担肩挑背驮着大量邮件,奔走风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停歇地奔走在崎岖的邮路上。有时不发草鞋,就光着脚板赶路。食盐缺乏,吃自己熬制的硝盐是常事。尽管生活艰苦,大家却毫无怨言,自觉自愿地节衣缩食,尽心尽力地完成通信任务,做到红军打到哪里,邮局、邮路就建设到哪里,保证了红军和党政机关的通信需要。毛爷爷曾高度赞扬苏区邮政通信战士的英雄业绩。他说,苏区邮政人员艰苦创业,担负着机要交通和传递邮件的双重任务,为苏区开辟了一条畅通无阻的红色邮路。

1937年9月6日,陕甘宁特区正式更名为陕甘宁边区。陕甘宁特区邮政管理局也随之更名为陕甘宁边区邮政管理局。此后,中华邮政陕西邮政管理局也在边区内设立了11个邮局,形成了人民邮政和中华邮政两套机构并存的局面。

1938年春,中华邮政陕西邮政管理局派员到延安交涉,由中华邮政统一办理邮政业务和边区邮政统一问题,得到陕甘宁边区政府的允许,边区邮政机构撤销,并入中华邮政管理体系。从3月22日起,边区邮局停止对外营业。

1936 年中华苏维埃西北邮政总局的收发窗口

中华邮政在边区取得合法地位以后,给破坏国共合作的国民党顽固分子以可乘之机,他们故意将边区的邮件错发到宁夏、洛川或西安等地邮局,供敌特检查,窃取边区的情报,致使边区工作受到损失,邮政通信受到严重影响。

1940年5月9日,周恩来在西安接见了时任中华邮政总局第三军邮视察段少将总视察林卓午先生,提出希翼沟通国共两区的邮件往来,使民间自由通信,并亲笔题词“传邮万里 国脉所系”,书赠林卓午先生。后来,双方经过协商,顺利达成了后方通邮的临时协议,并以第十八集团军(即八路军)总司令部的名义发布了关于邮务问题的通令,要求各地切实实行。这一通令,对当时国共双方正常通邮起了积极的作用。然而,林卓午先生却为此受到了国民党当局的迫害,以“糊涂昏愦”为名撤职查办。1981年4月,林卓午之子林孝祥将周恩来题词献给国家。周恩来这一题词,高度概括了通信事业在国家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是中国共产党一贯倡导并积极支撑国共双方通邮的历史见证。

1932 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总局成立。图为苏维埃邮政总局在各地的局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