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靠二局,提着灯笼行夜路
2016-06-28

一渡二渡赤水前后红军为什么突然变得灵活了?周总理回忆说:“那时,大家有时向东,有时向西,有时走大路,有时走小路,有时走老路,有时走新路,不是主席的心血来潮,而是根据无线电侦察搞到的情报决策的。”毛主席夸赞曾希圣:“长征有了二局,大家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 

其实,毛主席刚回到红军指挥中心的第一仗打得并不顺手。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制定的新的战略转移目标是北上进入四川,与那里的红四方面军会合,进而创建新的苏区。

北上入川,首先必须拿下川黔边境重镇土城。但土城战役打得非常被动。归结原因,主要是对敌人情况掌握不清。红军原以为川军只有4个团,实际上却有6个,这意料之外的两个团对当时的红军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后续还有敌军不断增援。红军一时很难突破,伤亡人数也持续增加。而另一方面,黔军正由南向北朝红军扑来。为了躲避南北两个方向敌军的夹击,毛主席果断决策,率领红军第一次东渡赤水河,进入云南打算绕道扎西入川。

红军到达扎西后,毛主席马上召开政治局临时会议,总结土城战役的教训,强调红军要加强情报工作。从这之后,负责无线电侦察的二局进一步加强工作。

红军二渡赤水要图

二局成立于1934年1月,那时中央为加强作战指挥,对军委总部进行了机构调整,分别成立了一局、二局和三局等机构。当时的分工是,一局主要负责作战指挥,同时直管通信连,包括电话和通信员;三局主管全军无线电报通信联络;而由红军无线电总队从事侦听工作的人员和电台为基础组建了二局,其任务主要是通过无线电台的收讯台侦听敌人的电报,并对情报进行分析,为领导决策提供信息。二局局长就是解放后曾担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的曾希圣,叶剑英元帅称他是“能识得天书的人”。副局长是1931年进入红军无线电训练班学习、大家党自己培养出来的“密码破译专家”曹祥仁,他曾荣获三等红星奖章,新中国建国后曾任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当时二局负责电报侦听工作的就是参加过百色起义,进入中央苏区后开始学习电报业务,上世纪70年代曾担任过邮电部部长的钟夫翔同志。

扎西会议后,情报侦听工作加强了。二局每个电台都盯住敌人一两个军,随时监听,随时掌握敌人的动向和驻地,一有情况,马上向上级汇报,绝不忽视任何蛛丝马迹。

1935年2月7日中午,二局成功监听到蒋介石发给“剿匪”第三路军总司令龙云的关于《作战方略》电报。从电报内容看,当时敌人已经发现了红军试图从云南扎西一带入川,便做了严密的布防,正在调集各路重兵,预谋组织南北夹击,逼迫红军在云南境内进行决战。这时,毛主席又发现,贵州遵义只有黔军王家烈5个团据守,最为薄弱。

于是,毛主席又一次果断决策,命令各军团在敌军形成包围圈之前迅速渡过赤水河、回师贵州。

蒋介石万万没有想到,毛主席会带领红军按原路返回,出其不意地重新进入贵州;他更没有想到,自己的作战计划已被红军了如指掌。2月15日,中央红军隐秘地、迅速地第二次渡过赤水河,从十倍于己的敌人的空隙成功穿插到贵州境内,寻求新的战机。

红军在四渡赤水时使用的无线电台

在回顾长征时,毛主席曾经作出这样的评价:“长征有了二局,大家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周总理也曾说:“那时,党中央指示‘有时向东,有时向西,有时走大路,有时走小路,有时走老路,有时走新路’,不是主席的心血来潮或神来之笔,基本上是根据无线电侦察搞到的情报决策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