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3.左右配合,一举跳出合围圈
2016-06-28

你电侦、我联络,你扰敌、我佯攻,负责无线电侦察工作的二局和负责无线电通信联络的三局,宛如左膀右臂完美配合,在“四渡赤水”战役中淋漓尽致发挥了关键作用。使红军一举跳出了数十倍敌人组成的一个个包围圈,实现了红军长征的战略转折。

在“四渡赤水”战役中的更多时候,无线电侦察和无线电通信是在相互配合中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光荣任务的。他们就像红军的“左膀右臂”。

红军二渡赤水,重占遵义后,蒋介石迅速命令各部队对红军形成新的合围。面对鸭溪和鲁班场地区周浑元部坚固的工事,毛主席率中央红军于3月16日经茅台三渡赤水河,做出北渡长江的态势。正当敌军往川南集结的时候,毛主席又率军转而向东,又一次重返贵州,四渡赤水,把敌军大部队甩在身后。

中央纵队和红一、五、九军团三渡赤水河的太平渡渡口

红军四渡赤水之后,蒋介石已被毛主席的“用兵如神”扰得晕头转向。气急败坏的他亲自飞往贵阳督战,决定在贵州围歼红军。正当几十万国民党军在黔北集结时,中央红军却乘势长驱南下,准备渡过乌江直逼贵阳。而就在这时,红军遇到了一个大麻烦,而解决问题的正是无线电侦察和无线电通信的默契配合。

3月底,正当红军逼近乌江之时,二局通过无线电侦察得知,国民党“追剿”军周浑元、吴奇伟两个纵队的主力也正向乌江边急进。如果敌人发现红军准备南渡乌江而从后面进行堵击,则红军将面临前后夹击的严重局势,有可能再次出现湘江血战的危险局面。

得到这个重要情报后,毛主席利用红军掌握敌人的电报密码和电文格式的有利条件,假借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的名义,给这两路国民党军发电报,让他们偏离现在的行军路线。不出所料,两支敌军果然照做。因此,红军顺利南渡乌江,离兵力空虚的贵阳只有50余里。于是蒋介石急调滇军孙渡率3个旅驰援。得到情报后,毛主席却令小部队携带电台向东南佯攻贵阳,主力部队则以急行军的速度向西进入云南,决定从西北方向渡过金沙江。而此时,蒋介石却被虚晃一枪的红军小部队吓得飞回重庆。

正是这一次绝妙的配合,使红军一举摆脱了敌军的围追堵截。在抢渡金沙江过程中,无线电侦察和无线电通信的配合再显神通。

当红军离金沙江边还有三天行程,而敌人在后边只有一天的路程时,毛主席想在洪门渡、龙街渡、皎平渡三个渡口,同时抢渡金沙江。但是如果这样,红军兵力分散,过江后还得重新集结;一旦遭到敌人突击,则难以互相支援。更让毛主席愁眉不展的是,前线陆续发来电报:一军团在龙街渡口、三军团在洪门渡口,都遇到了困难,水流太急,难以渡过。

就在这时,二局送来一纸电文:“据二局掌握的敌往来电报,离大家最近的是敌十三师,师长万耀煌既怕死又要保存实力,蒋介石问他前面有没有共军,他谎报军情说前面没有共军,就在原地等了一天,又向回走了一天,再返回来追赶。这样,就和大家拉开了四天的路程。”

红军三渡赤水示意图

毛爷爷看完电文,心中已有对策,他马上让三局通过无线电命令一、三军团火速赶往皎平渡过江,随后又指挥担任后卫掩护任务的5军团顺利过江,同时,还发电给实行牵制任务的9军团,从树节、盐井坪地区也过了江。由于及时接到命令,部队迅速行动,截至5月9日,红军主力部队在国民党“追剿”军主力到达前,用7只木船顺利渡过金沙江。

七天后,国民党追兵在薛岳率领下赶到江边时,船只已经被烧毁。看着红军留在岸边的破草鞋,他们只能隔江兴叹。

纵观四渡赤水战役,有人不禁要问,国民党军队所用的无线电短波通信技术绝不亚于红军,甚至高于红军,但为何最终却输给了红军?答案是,先进的信息通信技术固然重要,但能够灵活自如地运用这些技术却更为重要。同理于今天,谁能掌握和运用最先进的信息通信技术,谁就能掌控时代的主动权,就能掌控发展的制高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