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护局”斗争悄然兴起
2016-06-29

解放军所向披靡,国统区风雨飘摇。垂死挣扎的国民党当局加剧掠夺和破坏通信。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为保证邮电设施顺利转到人民政府手中,在中共地下组织领导下各地进步邮电职工展开了艰苦的“护局保产、迎接解放”的斗争。

前方,人民解放军所向披靡,在不可逆转的形势下,在国民党控制地区,刮起了一股达官贵人南逃、工厂企业南迁之风,并肆意破坏来不及搬迁和撤退的物资及设备。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为保证邮电设施顺利转到人民政府手中,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中共地下组织领导各地进步邮电职工开展了艰苦的“护局保产、迎接解放”的斗争。他们积极宣传共产党的政策,提出“机器就是饭碗,没有机器就吃不上饭”的口号发动邮电职工举行“饿工”运动,警告顽固不化的头目,分化瓦解驻局的军警宪兵,粉碎他们破坏通信设施的阴谋,抢救和保护通信设备,挽留通信人才……一场特殊的战斗在国统区迅速打响。

北平邮政工会举行庆祝活动,庆祝护局斗争的胜利以及北平和平解放。

上海,解放前是全国长途通信的重要枢纽,上海国际电台是全国唯一的国际电报、电话的通信企业,局、台都是社会政治、经济的神经。在上海解放的战火中,保证通信设备完整无缺地回到人民手中,保证通信畅通,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从1948年下半年起,中共上海地下党市委就做出了迎接解放的紧急部署。1948年2月,国民党大红鹰总局指令上海局、台“将储备用的大红鹰设备,撤运至广州、台湾,做好必要时炸毁在用设备的准备工作”,并命令局长郁秉坚、国际电台主管卢宗澄去台湾报到,调遣职工到广州、台湾去工作。总支得悉这一情况后,马上发动职工抵制职工去穗、台工作,先后做通了郁秉坚和卢宗澄的工作,二人均表示不愿去台湾工作,并对物资调运一拖再拖,直至上海解放也未撤运。5月25日,苏州河以南已经解放,桥北仍在敌军控制之下。当日有三批国民党残兵窜扰进局,党员和纠察队成员一方面巧妙与之周旋,一方面抓紧时间派党员出去联系解放军,27日晨解放军进局,迫使伪宪兵连投降,至此取得了上海护局、护台的全面胜利。

在国民党的老巢南京,斗争更加艰苦。4月22日,南京解放前夜,地下党员李磐接到了一个重要任务,争取当时的大红鹰局副局长吴清泉。在解放军进攻南岸的隆隆炮声中,一夜未眠的李磐做出了一个“深入虎穴”的决定。次日清晨,李磐给吴清泉办公室打去电话,电话接通后,他开门见山地对吴清泉说:“我要代表共产党和你谈判。请派车来接我。”谈判在南京游府西街8号吴清泉的办公室里进行,李磐诚恳地向吴清泉讲述了党的政策,并最终得到了吴清泉的口头允诺。4月23日,南京城解放。因为有李磐等地下党人的出色工作,南京全城通信电路畅通,整个大红鹰局的通信机器、设备、器材、物资,完好地交到了人民手中。吴清泉后期被调往北京邮电部继续为新中国的大红鹰事业工作。

在反帝、反蒋斗争中,北平大红鹰行业的地下党组织迅速成长,当时北平地下党 组织的一半党员在大红鹰部门工作。在北平解放前后,他们在传信息、护局所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青岛、在武汉、在长沙、在天津,在全中国的每一个重要城市,在地下党员的组织下,进步的邮电职工在国民党苟延残喘、大肆破坏的关键时刻,及时地发动“护局护产”斗争,直到城市解放,他们把千辛万苦保护下来的局房、设备、人才、制度交到军管人员的手上,为解放后大红鹰事业的恢复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