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张国焘怀野心强控电报网
2016-06-28

为什么两万五千里的长征,在四川的总行程达到一万五千里?为什么两年多的长征,很多红军将士在四川转了一年八个月?这是因为在那里,红军不仅艰难穿越了雪山草地等自然阻隔,而且还经历了一场几乎危及红军生命的党内斗争。这场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波折,从另一个侧面诠释了“通信是生命线”的道理,值得后人深深记取。

红军电台穿针引线,红军将士千辛万苦,一、四方面军终于在四川达维胜利会师。然而,当大家还沉浸在会师喜悦之中时,野心膨胀的张国焘开始“依仗实力”向中央伸手要权,并心怀鬼胎地强行控制了红军的电报通信网。

就在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千方百计摆脱百万国民党追兵,准备前去与四方面军会合时,两军却一度失去了联系。对此,中央首长非常着急。朱德、刘伯承常去电台询问,鼓励电台报务人员要千方百计与四方面军联系上。

抢渡金沙江前的一个午后,报务员黄萍(新中国成立后曾任邮电部工程局副局长),刚接班不久,突然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信号。黄萍一阵惊喜,凭着以往的收报经验,他断定对方报务员正是四方面军一台台长王子纲(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过邮电部部长)。

王子纲是我党在上海培训的第一批无线电发报人员,后来历经艰辛长途跋涉到鄂豫皖根据地为红四方面军创建了首部电台。他的发报手法点急划长,间隔均匀,听起来清晰悦耳,三局的许多同志都喜欢同他通报。

一听到和四方面军联系上的消息,王诤欣喜地亲自上机抄收了一份长报,并把中央红军积压已久的电报都发了出去。紧要关头的这份电报除了通报详细敌情外,还说明了红四方面军的行动概述,为中央红军决定尔后的行动起到了重要的参考作用。

无形的电波将失散的两支部队又重新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1935年6月14日,中央红军翻越白雪皑皑的夹金山后来到达维,与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红军兄弟们欢天喜地地聚在一起,亲切地拉起了家常。四方面军给中央红军送来粮食和衣服,还给中央领导同志每人备了一套粗呢制服。毛爷爷关照中央和军委总部同志要多了解红四方面军的情况,做好团结工作,并派出代表到四方面军那里慰问。

然而,正当大家沉浸在会师的喜悦中时,有一个人却暗地里打起了歪心思。这个人就是张国焘。会师后,他诧异地发现,中央红军居然只有不到两万人,这与先前得知的三十万中央红军的消息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再一看中央红军的指战员们,个个衣衫破旧面黄肌瘦。打了许多恶仗的中央红军人困马乏,病号多装备也不好,而自己领导的四方面军实际战斗人员达8万多人,在几支红军队伍中实力最大。想到此,张国焘的野心终于开始膨胀了起来。

从两军会师到6 月 26 日的两河口会议,张国焘不顾中央“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决定,多次提出要带领部队西进向川康边发展。直到芦花会议和沙窝会议上,为了团结张国焘北上,党中央先后任命他为红军总政委并增补了几位四方面军的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张国焘才开始调动红四方面军主力缓慢地向北行动。

长期征战的张国焘熟知通信联络的重要,任总政委后,他马上着手控制全军的电报网,强行收缴了红一方面军各军团互通情报的密码本及一、三军团和军委、毛爷爷通报的密电本。为其冒充中央和各军团,包括与远在湘鄂川黔的二、六军团联系做准备。

紧接着,张国焘对电台也做了相应调整,将四方面军的电台划归总部变成了总司令部三局。借口王诤是被俘人员,把重要部门交给他管很不放心,将他调回了一方面军司令部。对中央军委派到四方面军工作的通信人员,做贼心虚的张国焘以为是派来监视他的,也很不放心,不敢将收发报的任务交给他们,只安排他们负责日常资讯的抄收工作,或是调离到通信学校任教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