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前仆后继的电器行
2016-06-29

1949年年初,当胜利的黎明就要照耀大地的时候,大家的先烈、忠诚的通信战士李白,拖着遍体鳞伤身子,勇敢地走向了敌人的刑场。用鲜血、用生命实现了一个红色通信战士崇高的理想和誓死坚守通信秘密的誓言!从战场到白区,从上世纪20年代到解放前夕,大家无数的同仁志士,就是这样“揣着红心、提着脑袋”奋战在风口浪尖、激流漩涡之中,用他们的忠诚、智慧架起了一座座信息彩虹,给通信行业留下了需要永远牢记的光荣传统和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白色恐怖的上海,大家党最早创立的秘密电台,曾几度被敌人摧毁,但是以电器行为掩护的地下电台,前仆后继,从未中断!

我党最早的地下电台建立于上世纪20年代末。由周恩来领导的中央特科于1927年11月在上海成立,它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建立秘密无线电台。从那个时候起,“不怕牺牲”和“前仆后继”就成为地下无线电台人员的代名词。

1927年年底,为建立地下无线电台,党组织一方面决定让就读于上海东华大学土木工程系的中央特科通讯科科长李强自学无线电机务,另一方面安排中山大学毕业的青年党员张沈川打入国民党政府创办的上海无线电学校学习无线电技术。没有老师教学,李强只能刻苦攻读无线电相关书籍。由于具有较强的英文和数理化基础,他很快掌握了大量无线电常识,并以无线电爱好者的身份,同当时在沪经营美国无线电器材的亚美企业和大华企业的商人交朋友,从那里陆续购买了组装电台所需的零件和材料。经过半年的刻苦学习,张沈川也顺利毕业,并进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第六军用电台实习。在一次深夜值班时,他成功地偷抄了两本军用密电码,交给了党组织。

在李强和张沈川的努力下,党的第一部地下无线电台于1929年秋在上海大西路福康里的一座三层楼的石库门房子里宣告诞生。周恩来得知这个喜讯后,亲自编制了党的第一本密码本,并命李强负责机务,张沈川负责报务。从这时起到1930年上半年,李强和张沈川采取分散居住,单线施教的方法,在上海秘密培养了黄尚英、王子纲、伍云甫、曾三、曾华伦、王有才、刘光慧、赵荫祥、蒲秋潮等一批优秀的无线电通信技术人员。其中,黄尚英于1930年1月在香港用地下电台与上海台的张沈川取得联系,首次完成了党内的无线电通信,开创了我党通信工作的新局面。可惜的是,由于工作辛苦,生活条件差,黄尚英在完成这个光荣任务后得肺病去世了,年仅20岁,他也是我党通信事业中第一个积劳成疾、以身殉职的同志。

到了1930年初夏,由于革命形势迅速发展,革命根据地逐渐扩大,党组织决定尽快培养大批无线电技术人员,便在上海法租界巨籁达路(现巨鹿路)四成里12号租赁了一幢石库门三层楼房,并在门口挂上了“上海福利电器企业工厂”的招牌。

这家福利企业电器行对外装作私营企业,对内则是开办党的无线电集训班。三楼是学员宿舍,二楼是教室,一楼客房放着一张写字台、几个凳子以及一些电器材料和一台进口的小发电机。负责人李强兼管机务,张沈川管报务,从苏联学习无线电回国的涂作潮、方仲如、毛齐华、沈侃夫等6人也参加了集训班的教学和领导工作。学员是上海、广东、江苏、湖南等省市党委选派来的,经过党的多年教育和革命斗争考验的党、团员,共计16人。

尽管电器行的教员与学员都很小心谨慎,但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1930年12月17日上午,六七个特务和巡捕突然闯进“福利企业”二楼的教室,把枪口对准了正在教学员收发报的张沈川。当他们发现电键、干电池、耳机、蜂鸣器等通信器材后,迅速将在场的人员全部逮捕。尽管李强、毛齐华、吴克坚、涂作潮、宋濂、伍云甫、曾三等不在工厂,还是有20名党的优秀无线电技术人员被捕。

值得敬仰的是,尽管这被捕的20人经过无数次严刑拷打,但始终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也未泄露党的任何机密。

福利企业电器行被敌人破坏之后,上海的地下电台人员并没有放弃光荣的通信任务和无线电通信技术人员的培养任务。到了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李白从延安来到上海继续从事地下秘密电台工作,上海地下党组织与党中央的无线电通信联络从未中断。和以前一样,党组织也为李白开设了一家名为“福声无线电企业”的电器行掩护地下电台工作。但从李白先后三次被捕入狱而坚贞不屈的经历来看,这家电器行更显“顽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