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运筹帷幄决千里
2016-06-28

1946年6月底,国民党总兵力四百多万且装备精良;共产党总兵力仅一百多万,军械装备基本处于“小米加步枪”的水平。蒋介石据此悍然发动内战并断言:只须三到六个月,就可以武力统一全国。然而,不到三年,蒋介石政府不仅没有取胜,反而被彻底推翻。战局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西柏坡纪念馆里那条56米长的“电报长廊”,从一个侧面揭开了其中奥妙。

以小调大:用电波撬动全国格局

1947年当蒋介石向陕北和山东解放区发起“双矛攻势”之时。毛主席一方面,带着四个半连的“昆仑支队”,用明码电报牵着数十倍的敌人在陕北的大山里打转转;一方面,密令中原解放军大踏步向国民党统治区纵深推进。一拖一引使山东战区形成了敌我双方力量格局的变化,为形成局部战役优势创造了条件。在世界战争通信史上留下了一段利用电报、以小调大,成功撬动战局的精彩案例。

1946年下半年,我军贯彻中央军委和毛爷爷确定的积极防御战略,挫败了敌人的多次进攻。1947年3月,蒋介石转而放弃全面进攻计划,重点向陕北和山东解放区发起“双矛攻势”。

在陕北,胡宗南仗着自己的20万兵马,首先向仅有2万多兵力的延安发起了进攻。为了保存力量有效地消灭敌人,1947年3月18日。中央主动撤出延安。各解放区的领导同志纷纷发来电报,请党中央、毛主席迁移到晋西北、太行等比较安全的地方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毛爷爷却做出了转战陕北的战略决策。在毛爷爷身边负责安全保卫工作40多年的张耀祠在回忆录中写到:“毛主席说,陕北战场的敌我兵力对比是10比1,大家的其他战场的敌我兵力对比不这么悬殊。常委分工要我负责军事,我不在陕北前线,谁在陕北前线?现在好几个解放区刚夺得主动权,我留在陕北前线,蒋介石就不敢把胡宗南投到别的战场上去。我拖住他的‘西北王’,其他战场上就可以减轻点压力。”

在陕北,毛主席坚持让彭德怀带着两万人左右的陕北解放军与中央分别行动。毛爷爷、周恩来、任弼时率领的号称“昆仑纵队”的党中央的精干机关转战陕北期间,身边只有中央警备团四个半连,1000人左右的兵力。他们时而明码明信,时而衔枚夜行;一面牵着几十倍的敌人在陕北的沟沟卯卯里打转转,牵制消耗敌力;一面通过电报运筹着整个陕北乃至全国的战局。

那时,无线电台成为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指挥前线的唯一通信工具。周恩来曾形象地表示:“中央领导加电台,等于党中央。”在险恶的形势下,中央机关一住下,毛爷爷马上通过电台和电报指挥前线作战。

1947年3月25日,陕北解放军在青化砭全歼敌军3000余人;4月14日,我军在羊马河歼敌4700余人。4月30日,毛爷爷向西北野战军领导人彭德怀、习仲勋发去作战电报,部署蟠龙战役,电文指示:“经过精密之侦察,确有把握,方可下决心攻击瓦窑堡或蟠龙,如无充分把握,以不打为宜,部队加紧休整,以逸待劳,准备运动中歼敌。”5月4日夜,我军取得蟠龙战役的胜利,全歼敌军6700余人。3月中旬至5月初,毛爷爷发往西北前线进行战役指挥的重要电报近30份。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次歼灭战,稳住了陕北的局势,为我军转入战略反攻创造了有利条件。

实际上,中共中央从1947年1月就开始考虑晋冀鲁豫野战军向中原出动,转至外线作战的问题。3月至8月期间,转战陕北的毛爷爷通过电报渠道运筹并实施着一个“牵一条驴(胡宗南部队)、放一只虎(刘邓大军)”,“搅一块(中原)、啃一块(山东)”的整体战略,成功利用小股部队调动了国民党大量兵力,打乱了敌人的战略部署,为我军在局部战场形成战役优势创造出有利条件。

5月4日,毛爷爷在陕北王家湾发出电报,指示刘邓大军“经冀鲁豫出中原,……或打郑汉,或打汴徐,或打伏牛山,或打大别山,均可因时制宜,往来机动,并与陈粟密切配合行动……”后来,毛主席又用电报指示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如同孙悟空跳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里,把战争引向敌人腹地,以便搅动中原战局,分散敌人力量。

与西北战场、中原战场遥相呼应的是山东战区。当时,陈毅、粟裕率领华东野战军27万人,虽然与国民党的45万军队力量不敌,但由于华东野战军成功的“南征北战”,分散了敌人的力量,终于在沂蒙山一带形成了局部战役优势。5月12日,毛爷爷在陕北王家湾向位于山东蒙阴县孟良崮的陈毅、粟裕发出指挥电报:“……敌五军、十一师、七十四师均已前进。你们须聚精会神选择比较好打之一路,不失时机发起歼击……”5月13日,华东野战军对敌军发起攻击,激战至16日,华东野战军一举围歼国民党军队“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等部3万余人,并击毙师长张灵甫。孟良崮战役挫敌精锐,迫使蒋介石暂停对山东解放区的进攻,对扭转华东战局起到了重要作用。

陕北、华东、华中三大战场的胜利,为缩短解放战争的进程,为人民解放军全面进入战略反攻准备了重要条件,也在世界战争通信史上留下了一段利用电报、以小调大,成功撬动战局的精彩案例。

收放自如:居山村统筹三大战役

142天,歼敌154万人!1948年秋,毛主席、周恩来、朱德在全世界最小的战略指挥所——西柏坡村几间旧民房里,有条不紊地指挥着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他时而为了一个点的进退,亲自拟写十几份甚至几十份电报“督促”;时而致电各前委要求他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如今,毛主席这些收放自如的电文,已经成为现代信息理论和系统控制理论研究的经典。

142天,歼敌154万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三大战役,大大加快了解放战争在全国胜利的进程,书写了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而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核心指挥所却设在河北平山县叫做西柏坡的一个小山村的一间仅16.3平方米的旧民房里。

周恩来曾感慨地说:“在西柏坡,大家不发枪,不发粮,不发人,只是天天发电报!” 在这个全世界最小的战略指挥所里,毛主席就是用电报,收放自如地统筹指挥了交错推进的“三大战役”。

据西柏坡纪念馆工作人员先容,毛主席当年在西柏坡亲笔书写和口述的电报达408份,阅读的前线电报上千份。面对来自全国各个战场的电报,毛主席胸怀全国大局,既坚决把握全国战场上最关键的战略环节的决策,又大胆放手让前线指挥官相机抉择,真正做到了收放自如,体现出高超的军事战略指挥艺术。

1948年秋,人民解放军经过两年作战,总兵力已由127万人发展到280万人,国民党军队当时总兵力减为365万人,敌我兵力对比约为1.3:1,战略决战的时机已经到来。那么,战略决战从哪里打起呢?

中央军委研究决定首先从东北打起。当时的东北战场,我军在兵力对比占相对优势,东北野战军拥有约70万人,国民党军队为55万人,且被分割在长春、沈阳、锦州等孤立的地区内。但是,东北的首战从哪里打起呢?

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主张先打围困已久的长春,因为拿下长春较有把握。而中央军委、毛爷爷根据全国战局的发展和东北敌军的部署及企图,决定辽沈战役先打锦州。因为锦州是连接国民党东北和华北两大战区的战略要塞,只要攻克锦州,就能粉碎国民党军队战略收缩的意图,迫使敌人与我军作战。首攻锦州,就能把国民党军队堵在东北,实施“关起门来打狗”,将其消灭在东北,这样就可以一举彻底改变全国力量对比。

9月,毛爷爷通过电报向前线下达了关于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他在电报中明示:“置长春沈阳两敌于不顾,并准备在锦州歼灭可能由长、沈援锦之敌”,确立打“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据西柏坡纪念馆馆长助理赵福山统计,辽沈战役期间毛爷爷共拟就77封电报,其中指挥锦州之战达50多封。可见,毛主席对先打锦州的态度之坚决,掌控之有力。

关于这些电报,后来很多学者进行过深入研究,认为这体现了毛主席高超战略指挥的风格。毛主席为什么在日理万机的情况下,对锦州之战,为攻取一座城市撰写发出那么多电报,“管”得那么细?因为,一方面,正如毛主席在电文中强调的那样:攻占锦州是“整个战局的关键”,“只要打下锦州,你们就有了战役上的主动权”。另一方面,毛主席是基于三大战役的全局来思考这个问题的。因为当时在全国的三大战场都有战机,但是,从力量对比来看,只有东北,我军优势相对突出,如果不能在东北战场“关门打狗”,有效聚歼敌人,一旦“放虎归山”,就会丢失战略转折的机遇。所以,这时锦州不仅是东北战场的一个局部,更是三大战役全局的一个重要的节点。作为三大战役的总指挥,毛主席对锦州战役的果断坚决的指挥,是非常具有战略眼光的。

其实,这是毛主席一贯的指挥风格。解放战争第二年,正当刘邓大军鏖战鲁西南,捷报连连的时候,毛爷爷敏锐地提出:刘邓大军只有迅速直插大别山地区,直逼南京、武汉,才能全面打乱蒋介石的战略部署。那段时间,为了刘邓大军南下,毛主席也是连续发过多份电报。1947年7月23日,毛爷爷电示刘邓:你们“……不打陇海,不打新黄河以东,亦不打平汉路,下决心不要后方,以半个月行程,直出大别山,占领大别山为中心的数十县,肃清民团,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29日,他又亲自起草了一份加急电报:“现陕北情况甚为困难(已面告陈赓),如陈谢及刘邓不能在两个月内以自己有效行动调动胡军一部,协助陕北打开局面,致陕北不能支撑,则两个月后胡军主力可能东调,你们困难亦将增加。”直到刘邓马上复电:“完全服从中央决定”,方止。

毛主席在关乎全局的战略关键环节的把控上非常坚决,同时,对于区域战场的具体组织又是十分放手。1948年11月7日,他还给粟裕等发去电报:“……非有特别重大变化,不要改变计划,愈坚决愈能胜利。在此方针下,由你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但将战况及意见每日或每两日或每三日报告一次。” 

随着战事的推进,淮海战役规模不断扩大,为了统筹作战事宜,中央军委决定成立总前敌委员会。11月16日,毛爷爷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了发往前线的电报:“……此战胜利,不但长江以北局面大定,即全国局面亦可基本上解决。望从这个观点出发,统筹一切。统筹的领导,由刘、陈、邓、粟、谭五同志组成一个总前委,可能时开五人会议讨论重要问题,经常由刘陈邓三人为常委临机处置一切,小平同志为总前委书记。”

淮海战役中,前线指挥部共接到毛爷爷起草的电报命令64封,内容主要是作战方针,具体部署大多交给一线作战的指挥官。60万打败80万,被毛爷爷喻为“一锅夹生饭”的淮海战役的胜利,就这样在西柏坡与前线往来的充满信任的电报中诞生了! 

如今,毛主席在三大战役期间发出的收放自如的电文,已经成为现代信息和系统控制研究公认的经典。

明码暗码:用信息巧唱空城计

在解放战争时期,毛爷爷多次将明码电报、公开广播与暗码信息精妙地结合,成功展开信息心理战,让党中央在极为不利的危急形势下化险为夷,留下了“一份电报退敌十万”的佳话。

在解放战争时期,毛爷爷、朱德等领导人非常重视将信息情报工作用于军事指挥中,他们善于将明码(电报、广播等)与暗码(情报)等信息精妙地结合在一起,并多次成功利用信息战,让我党我军在极为不利的危急形势下化险为夷。

1948年秋,在辽沈战役进行期间,蒋介石准备趁我军后方空虚之际,派傅作义偷袭位于西柏坡的中共中央总部。北平的地下党组织在10月23日侦查获悉了敌人的偷袭计划,并经地下党电台急报华北局,转报党中央。24日早晨,经过北平地下党员的努力和机智,又获取了敌人的部队番号、军用物资列车发车方向和开动时间等重要情报。收到敌来偷袭的情报之后,毛爷爷认为我军在西柏坡之兵力实在是不够,与其对付来犯之敌,不如干脆使敌人不敢来犯。

10月25日,毛爷爷亲自为新华社写了第一篇动员各方力量准备迎战偷袭之敌的资讯稿,故意对敌虚张声势,却又准确揭露了敌人的偷袭计划和负责偷袭的部队番号,其中写到:“……据前线消息:蒋傅匪首决定集中九十四军三个师及新二军两个师经保定向石家庄进袭,其中九十四军已在涿县定兴间地区开始出动……”敌军听到新华社播发的消息,又惊又恼,预感此去必无所获,顿时疑虑重重。

10月27日,毛爷爷又提笔为新华社写了第二篇报道,对敌人的行动计划讲得更加详细具体,并提醒大家不必惊慌:“闻蒋傅两匪进扰石家庄一带的兵力,除九十四军外,尚有新骑四师及骑十二旅,……只要大家事先有充分准备,就有办法避开其破坏,诱敌深入,聚而歼之……”敌人听到消息,士气低落。29日、31日,毛爷爷又为新华社写了两篇资讯稿,其中写到敌军后防空虚。傅作义听到消息,不敢怠慢,只得将大军撤回北平。

其实,早在抗日战争期间,毛主席就成功地采用过这种利用秘密信息与公开信息结合的制敌战术。抗日战争期间,蒋介石也曾准备偷袭中共中央总部所在地。1943年7月初,蒋介石派胡宗南“闪击延安”。我党优秀的情报工编辑熊向晖时任胡宗南的机要秘书,他获知该情报后,深感事关重大,第一时间就将国民党详细的作战计划和指令发往延安。延安得报,情况万分危急!毛爷爷说,严守党的机密是党的纪律,大家却决定大泄一次密,完全公布蒋介石和胡宗南发给国民党各集团军、各军进攻边区和进攻延安的电报和书面命令。

7月4日,朱德致电胡宗南,明白揭露胡部“已将河防大军向西调动,弹粮运输络绎于途,内战危机,有一触即发之势。”电报还严正警告胡宗南:“当此抗战艰虞之际,力谋团结,犹恐不及,若遂发动内战,必致兵连祸结,破坏抗战团结之大业,而使日寇坐收渔利。”7月12日,毛爷爷为《解放日报》撰写《质问国民党》的社论,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破坏团结抗战的卑鄙伎俩,并号召全国人民起来制止内战危机。无奈之下,蒋介石被迫收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